商業不靠譜-關注全球創新與創業

區塊鏈

【編輯推薦】數字經濟五十年:從“奇點”到 “大爆炸”

頭像

發布于

本文是朱嘉明先生2019年4月15日在清華大學x-lab公開課第三期第三講。清華x-lab區塊鏈實驗室主任夏立擔任主持人。講者根據現場錄音記錄做了審閱和技術性修訂。

 

數字經濟五十年:從“奇點”到“大爆炸”

 

各位,晚上好!

 

其實,這題目應該是數字經濟六十年。腦子是這樣想的,但是在PPT上,寫的是五十年。不久大家就會理解為什么是六十年,而不是五十年。

 

在開始今晚的Lecture之前,我首先提出人類經濟史上的一個新問題:即人類經濟形態是逐漸演變和進化而來?還是,人類經濟形態也如同自然界一樣,存在著突變現象?據我所知,經濟史學家至今尚未系統地提出這樣問題。我的回答是:人類經濟發展史既存在演變和進化的經濟形態,也存在著突變的經濟形態。人們所熟知的第一產業、第二產業、第三產業,甚至第四產業的形成與發展,本質上是一個演進模式。其中的第一產業的出現,與人類學會勞動和制造工具幾乎同步。所謂的現代加工工業,是從手工業演進過來的,而手工業原本在人類早期經濟活動中就存在。工業革命并不屬于“突變”。至于第三產業的服務業,自古有之,服務業源于家庭分工,是與人類經濟生活最早期的存在相聯系的。這樣自然演進而來的經濟形態的最基本特征是什么?是基于物質性資源的經濟活動,受制于資源的有限性,土地、人力和資本。數千年來,人們已經非常熟悉這樣的經濟存在的模式,已經習慣在這樣的經濟成長過程中生活、創造。隨著人類文明進步,這些經濟形態依然會不斷地演進。

 

但是,至少從1960年代開始,人類創造了另一類經濟,這類經濟與傳統的經濟形態沒有必然的,直接的關系,也與原來經濟發展過程并沒有直接的相關性。這類經濟不用以傳統的生產要素作為前提,無中生有。我今晚所講的主題,數字經濟,就屬于這類形態的經濟。人類產生數字經濟并沒有必然性,但是它卻產生了。

 

與傳統的非數字經濟相比較,數字經濟產生過程是奇特的,它的啟始點不是物質,不是勞動和生產,而是思想。在今晚的Lecture上,我把這樣的思想,能夠導致一種新經濟形態的思想定義為“奇點”。所以,才有今天晚上的這個題目:數字經濟五十年:從“奇點”到“大爆炸”。當然,刺激我選擇這樣題目的另一個原因是最近天文界拍到了“黑洞”,激發更多的專業人士探討 “黑洞”、“奇點”和宇宙大爆炸之間存在著某種關系。

 

我希望通過今天整個Lecture,傳播這樣的思想、邏輯和事實:今天的數字經濟規模可觀,但是,它是一種“橫空出世”的“無中生有”的經濟,發源于思想“奇點”。按照霍金所寫宇宙大爆炸的理論,宇宙是從一個相當于紐扣大小的奇點開始的。這樣的說法并不嚴格,只是給大家一個比喻。無論如何,“奇點”需要具備三個條件:第一是小,第二,質量極重,第三,密度極高。數字經濟的思想“奇點”完全符合之三個標準。

 

下面我講六個問題:1.數字經濟:第一次大爆炸。2.數字經濟:第二次大爆炸。3.兩次數字經濟大爆炸的疊加。4.重新定義數字經濟。5.數字經濟對當代經濟轉型產生深刻的影響。6.結論與展望:重塑未來的人類、國家、社會和商業。

 

 

1.數字經濟:第一次大爆炸。

今天人們所熟悉,甚至早已經被“庸俗化”的數字經濟是從一個純粹思想“奇點”,一個完美至極的“奇點”開始,有著清楚的時間、地點、人物、思想內容。

 

時間:1961年6月24日

地點:MIT

人物:博士候選人倫納德·克蘭羅克(Leonard Kleinrock,? 1934)

思想內容:《Information Flow in Large Communication? Nets》。人類歷史第一次提出“packet-switching”理論。

 

在克蘭羅克提交他的博士論文之前,世界上早已經存在著兩種東西:其一是信息,信息已經存在的實在是太久;其二是所謂的通訊方式。以當時的美國為例,AT&T已經是很大的公司了,支撐著龐大的世界通訊網絡。但是,不論電報和電話的信息傳送都是有限的。電話超載,就會發生占線,忙音。顯然,解決信息的通訊問題,需要新思路。例如,是否有辦法對大規模信息進行分解,通過一種網絡的形態發送出去,之后再把解構的信息重新組合起來。克蘭羅克的天才之處是不僅提出了這樣的問題,而且論證了他的解決方案,將信息變成很多Packet,再通過網絡傳播,再傳輸出去重新組合。

當然,關于克蘭羅克的貢獻,后人存在一定爭議。但是,我還是堅決認為,正是克蘭羅克的博士論文創造了數字經濟的第一個“奇點”。1964年,克蘭羅克第一部著作《通訊網絡》出版,發展了分組交換的思想。大家仔細想一想,那是1961年,58年前,克蘭羅克27 歲。

 

后來的歷史證明:整個數字經濟確實源于克蘭羅克的一個思想 “奇點”,它所引爆的過程,持續了半個世紀。其中第一輪爆炸的標志是1969年,阿帕網(ARPANet)實現了在UCLA、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圣巴巴特分校和猶他大學四大節點的聯網成功,人類社會從此進入了網絡時代,奠基了數字經濟的基礎結構。從1961年至1969年,這一輪爆炸用了8年時間,主要體現在思想性爆炸,證明克蘭羅克的想法是可以實踐的。

之后,第一次數字經濟大爆炸又經歷了若干輪,主要集中在1970年代至1980年代,1990年代,以及2000年代到2010年代。

1970和1980年代,互聯網突飛猛進。1970年代,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全球開始鋪設支撐互聯網的Cable,連接世界,形成了支持后來數字經濟的物理學基礎設施。

 

在這個時期,還發生了一些具有歷史里程碑的事件:E-mail“@”誕生、TCP(Transmission Control Protocol)的發展;Symbolics.com – first“.com”浪潮;Microsoft Windows的沖擊;到了30年前的1989年,萬維網(World WideWeb& Hyper Text Transfer Protocol)規則的形成。

進入1990s,奇點繼續爆炸,模式變了。人們突然發現,所謂的互聯網很快突破基于個人之間聯系的E-mail階段,基于互聯網的數字經濟實體如雨后春筍。在1990年代,我主要在波士頓,親自目睹了以下公司的出現:1990年:Archie,第一家網絡搜索引擎;1994年:網景(Netscape)和雅虎(Yahoo!); 1995年:亞馬遜(Amazon.com),海淘(eBay)阿爾塔維斯塔(AltaVista);1998年:谷歌(Google)。在中國,1998年騰訊(Tencent)和1999年阿里巴巴(Alibaba)誕生。從此以后,數字經濟不再是非自覺的演進,這些新的經濟實體,成為了弄潮兒,成為players,開始主導數字經濟的爆炸過程。

 

2000年代至2010年代,以社交平臺形式代表的新型數字經濟實體紛紛登上歷史舞臺。2001年的維基百科(Wikipedia);2003年的阿里支付(Alipay);2004年的臉書(Facebook);2005年的Youtube;2006年的推特(Twitter);2007年的Iphone;2009年的 Uber;2013年的微信(WeChat)。 不僅如此,新的經濟模型,或者新的商業模式出現了。我個人并不喜歡“商業模式”這個概念。但是,我還是肯定是Uber模式的,特別畫了一個Uber的模型。

 

最能映射數字經濟第一次大爆炸的,無疑是近年來人們經常提到的兩個定律:摩爾定律(Moore’s Law )和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摩爾定律(Moore’s Law?)的發明者是英特爾(Intel)創始人之一的戈登·摩爾(Gordon Moore,1929-)在1974年所提出,原本描述的是在價格不變情況下,集成電路可容納的元器件的數目,約每隔18-24個月便會增加一倍,性能也將提升一倍。這一定律揭示了信息技術進步的速度。1995年,摩爾在《經濟學家》雜志上撰文寫道:“令我感到最為擔心的是成本的增加,…這是另一條指數曲線”。他的這一說法被人稱為摩爾第二定律。

 

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law)的核心內容是:網絡的價值等于網絡節點數的平方,網絡的價值與聯網的用戶數的平方成正比。或者說,梅特卡夫法則揭示了互聯網的價值隨著用戶數量的增長而呈算術級數增長或二次方程式的增長的規則。梅特卡夫定律提出者是喬治·吉爾德,時間1993年,用以紀念和肯定計算機網絡先驅、3Com公司的創始人羅伯特·梅特卡夫(RobertMetcalfe,1946年-)。根據梅特卡夫定律一個網絡的用戶數目越多,那么整個網絡和該網絡內的每臺計算機的價值也就越大,即網絡的價值V=K×N2(K為價值系數,N為用戶數量)。1990年代以來,互聯網絡不僅呈現了這種超乎尋常的指數增長趨勢,而且爆炸性地向經濟和社會各個領域進行廣泛的滲透和擴張。

 

值得強調的是:1990年代最大的變化,在數字經濟的爆炸性組織過程中,發生了華爾街(WallStreet),風險資本 (Venture Capital)和硅谷(Silicon Valley)的“完美”結合。曾經名不見經傳的,并不為傳統資本以為然的納斯達克主宰著這個資本市場。納斯達克從1971年開始創建的,指數為100點。

進入1990年代,納斯達克進入長達十年的黃金時代,從1991年的500點,1998年之后加速度,至2000年3月9日達到5000點。但是,幾天之后的2000年3月13日,互聯網泡沫破裂,納斯達克上市的企業有500家破產,40%退市,80%的企業跌幅超過80%,蒸發了3萬億美金。盡管如此,泡沫之后,存活下來的數字經濟進入發展新階段。

 

在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裂之后的八年,2008年爆發了一場全球性的金融危機,這場危機波及到傳統經濟部門和新興數字經濟產業。我選了2008年9月15日,星期一雷曼兄弟關門的一張照片。

 

這場危機的影響是深刻的和持久的。在危機過后的2012年,發生了占領華爾街運動,挑戰華爾街和納斯達克所代表的資本和技術的結合。這場運動最代表性口號是:Weare the 99%。這場運動反應了美國民眾意識到:IT規模和數字經濟膨脹的受益者僅僅者是極少數人,在造就一批新富人的同時,還造成新的不平等,產生了新的財富分配問題。

 

到目前為止,我梳理了從1961年至2008年的這段歷史,即數字經濟的第一次大爆炸的主要過程,用“奇點”到“大爆炸”的說法,不僅不是牽強的,而且是恰如其分的:數字經濟確實起源于一個idea,一篇博士論文。在當時,世界上沒有多少人會有這樣的想法。中國的1961年是極端困難時期,沒有一個中國通訊專家,或者科學家在那個時候有能力提出這樣的問題。自1961年之后,是一波接一波的爆炸,到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完成了一個周期。曾經被人們擁抱和支持的數字經濟高速發展,在帶動全世界宏觀經濟大規模的發展的同時,最終沒有讓人類避免更大規模的經濟危機,即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機。

 

2.數字經濟:第二次大爆炸。

 

故事并沒有結束。現在我要講第二個奇點,以及相關的第二次大爆炸。第二個奇點,也有時間、地點、人物,也是從一篇文章開始的。

 

時間:2008年11月1日

地點:一個網站,metzdowd.com,cryptography Info Page-密碼學郵件組列表

人物: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

思想:一篇文章,《比特幣:一種點對點式的電子現金系統》(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

 

相比較1961年克蘭羅克的數十頁博士論文,中本聰在2008年關于比特幣的論文篇幅要短了很多,不過若干個頁碼。但是,結果是一樣,因為這篇比特幣的論文,引發了過去十年數字經濟的另一類持續大爆炸,改變了人們關于財富的認知慣性。在這個意義上說,兩次大爆炸的“奇點”有著驚人相似之處:都是來自一個思想,形式都是論文,物質形態的重量都可以忽略不計。

如果說,中本聰的論文與克蘭羅克論文出世之時有什么差別?那就是,克蘭羅克的論文沒有貨幣價值效用,而中本聰的論文很快就催生了第一塊區塊鏈和第一塊比特幣。只是,開始的價值極為有限。后邊的故事人們就知道了,比特幣的價格雖有起起伏伏,但是,至今比特幣的價格依然等于數千美元。我今天想強調的是,不要在意比特幣多么值錢,而應在意比特幣發源于一個想法,一個Idea,一篇文章,不管背后有多么漫長和艱辛的發展過程。至少,相比較于1961年克蘭羅克論文引發的爆炸過程,中本聰的比特幣文章所引發的爆炸過程,在時間上短得多,當量大得多。

 

比特幣第一次交易:400BTC = 1USD(相當于0.0025USD,0.17RMB)。

2017年12月17日,比特幣的最高價格是19873美元;市值達到3328.27億美元。

今天,2019年4月15日,比特幣價格是5183.3美元(跌幅:73.92%),市值是914.64億美元(跌幅:72.52%) 。

 

 

中本聰文章所引發第二輪大爆炸,發生在2013年至2014年,始作俑者是當時20歲左右的Vitalik Buterin,爆炸的結果是以太坊(Ethereum)的誕生。以太坊成為了一個開源和具有智能合約的公共區塊鏈平臺,或者是“下一代加密貨幣與去中心化應用平臺” 。

2014年以太坊1CO眾籌成功,以太幣成為第二大加密數字貨幣 。以太坊最高價格時間:2017年12月17日,價格是1431美元;市值達到1388.25億美元。今天,2019年4月15日,價格是168.2美元;市值為177.76億美元。

 

Vitalik的以太坊,是自2008年加密數字貨幣歷史中的大事件,構成了規模,刺激了區塊鏈應用氛圍擴張。

 

因為比特幣和以太幣,世界范圍內的加密數字貨幣數量爆炸性增長。

加密數字貨幣排前15名的名稱和市值如下:

我選了今天為止排名的15種加密數字貨幣,我不敢說這樣的排列次序是穩定的,也不敢說前15名的價值是穩定的。但是,他們整體性消失是一個小概率。

進而,世界出現了各種類型的加密數字貨幣的交易平臺。曾經最著名的是MtGox,中國叫“門頭溝”,翻譯的不雅,貢獻很大之后關門了。現在與中國人有關的有幣安,火幣。

 

人們需要正視加密數字的總市值。我們需要以世界各國的GDP作為參照系。在2018年1月加密數字的總市值達到歷史最高點,總額8300多億美元。世界GDP超過8000億美元的國家不超過20個國家。這個數字接近當年荷蘭的GDP,沙特阿拉伯的GDP。今天,2019年4月15日,加密數字的總市值嚴重縮水, 總額是1769億美元。即使這個數字,還是接近卡塔爾,阿爾及利亞,哈薩克斯坦等國的GDP。換一個思路,因為加密數字貨幣的所有者人口有限,所以,人均加密數字貨幣的市值會顯著高于可比國家的人均GDP。

 

我的一位朋友剛剛從美國帶來一本書,《Blockchain?Econmoics》,2019年出版,作者至少五位,出版社是WorldScientific。這本書存在翻譯成中文的價值。我下載了該書在131頁上的兩張圖片,一個圖片展現自2015年至2017年,短短幾年時間,區塊鏈錢包是以怎樣的速度增長起來的。另一張圖展現的是自2015年至2017年的區塊鏈Market capitalization規模擴張。

我在這里想說的是:需要用Open mind看待比特幣、以太幣和其他比較專業化的加密數字貨幣。幾年前,我在接受《亞洲周刊》采訪時已經說過:加密數字貨幣已經不是星星之火,正在構成燎原之勢。幾年過去,這個勢頭已經難以逆轉。大家可以想一想,從2008年的中本聰文章至今,比特幣所推動的另類財富歷史不過十年光景。

 

 

現在,需要回顧我在今天演講開始所言:人類有兩種財富形態,一個是從人類有的時候這個財富形態就存在了,它是以線性方程模式演化和進步。還有一種形態就是“無中生有”,以非線性模式發展。這種“無中生有”財富形態全部歷史不足60年。所以,我們不得不接受這樣的事實: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批人,這批人不依靠傳統模式,創造的另類財富模式,很可能代表人類的一種替代方案。不僅如此,他們的這種財富是很難被剝奪的,這些財富存在于云端的各類“錢包”之中。有著強大和不斷完善的技術支持,其核心技術就是區塊鏈。

在十年間,區塊鏈思想和技術發生了極大的改變,它正在變成了一個Cluster,跟所有經濟部分都會發生這樣結合。甚至包含著法律、科學、社會等等。這是我上個月在北大講的一張圖,用以描述區塊鏈的變化:

3.數字經濟“兩次爆炸”的疊加

 

現在我們要討論更有意思的問題,發生在自1960年代的第一次數字經濟大爆炸,發生在2008年因為比特幣誕生所引發的第二次數字經濟大爆炸,已經和正在產生了“疊加”效應,導致新的爆炸。我非常希望大家激動一點,因為我們現在處在兩個大爆炸的交界點。所以我畫了這樣一個圖:

在這里,我將數字經濟分成兩個類型:類型I就是基于ICT革命產生出來的數字經濟,用藍色的“奇點”和藍色曲線代表,反映的大概是自1960年代至2010年代的大趨勢,只是在2000年前后該曲線應該有所下降,更符合歷史。類型II,是原發于比特幣的數字經濟新戲臺,以橘紅色“奇點”和橘紅色曲線作為代表,途中的橘紅色曲線的斜率是非常準的。

值得注意和研究的是:藍色曲線和橘紅色曲線在什么時候相交?為什么相交?相交的特征是什么?現在很清楚,相交時間是2017年。1CO成為相交的主要形式。數字經濟發展到了自我發展新金融貨幣工具,改造資本模式的歷史階段。從此,數字經濟開始形成臻于完整產業鏈和價值,并向新經濟形態的轉型。

 

我們現在處于這樣一個時刻,兩類數字經濟爆炸的疊加,尚在進行之中,繼續產生巨大的能量,還難以進行數量分析。不過,爆炸疊加對GDP的貢獻率顯著,還是沒有爭議的。

 

4. 重新定義數字經濟。

 

關于如何定義“數字經濟”,并非是一件簡單的工作。為了準備今晚Lecture,我就“數字經濟”的定義進行了必要的文獻搜索,發現至少從1996年開始,直到2018年,有相當多的學者企圖對數字經濟給出定義。有一個學者Tapstott,在1996年就試圖對數字經濟做定義。據說最近,他跟他兒子合作,又寫了關于區塊鏈的專著。

如果大家查維基百科,數字經濟被定義為基于IT革命和ICT革命,或者IT技術和ICT技術支撐的經濟活動。這顯而易見是不夠的。定義 “數字經濟”的困難,主要因為數字經濟的結構、機制、規模和技術基礎的演變不斷加速度,并高度影響和帶動經濟組織,經濟制度,甚至商業模式的改變。簡言之,數字經濟屬于極為動態化和日趨復雜化的概念。還不僅如此,傳統經濟的理念已經難以適應數字經濟。例如,數字經濟的生產要素和成本理念已經和傳統經濟漸行漸遠,甚至大相徑庭。

進一步說,進入1990年代,還是比較容易區分數字經濟和非數字經濟的邊界,如今,做這樣的區分愈來愈困難。比如說,工業4.0到底屬于傳統加工業的升級版,還是其本身已經屬于數字經濟?

數字經濟不僅僅是創造了一種新的經濟形態,而且還改造原來的經濟形態。假設綠色圈代表傳統經濟,藍色圈代表數字經濟,就全球大趨勢是處于第二階段。見下圖:

 

第三階段,藍色圈和綠色圈走向重合,達到月全食的狀態,已經為期不遠。

無論如何,在2020年代來臨的歷史時期,現在思考數字經濟,需要同時考慮到資源、過程、結構和商業模型等基本方面,避免盲人摸象。見下圖:

 

 

總之,如果將數字經濟形成的“奇點”追溯到1960年代初,現在過去了近六十年,一個甲子。期間,數字經濟的概念不斷擴張。

在上圖中,黑色的點和線代表是“奇點”和早期擴展;藍色圈是數字經濟初期的技術基礎;橘紅圈內屬于狹義數字經濟;綠圈之內則是被數字經濟改造的經濟,代表的是廣義數字經濟范圍。人們現在正處于從狹義數字經濟向廣義數字經濟的轉折時刻。在這樣的時刻,分配制度,就業制度都會發生變化。所謂的零工經濟(DigEconomy)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形成的。最近,人們關注和討論的996和ICU問題,就屬于零工經濟的一種極端現象。我的立場是清楚的,愿意站在996陣營一邊。

5. 數字經濟對當代經濟轉型產生深刻的影響。

 

在過去半個多世紀,數字經濟對當代經濟體系的影響是深刻的和持續的。

?

第一,改變了產業結構。直接刺激了第四、第五、甚至第N產業,豐富基礎結構的形態,導致產業結構復雜化。

第二,改變了加工工業的技術基礎。最近,OECD提出數字經濟的報告,主要以歐盟15國,日本、南韓、美國、中國和臺灣這六個經濟體為對象,展示ICT對加工工業和服務業的影響,特別是芯片產業的波動。

2018年,德國發布關于數字經濟的報告,對數字經濟的分類比較詳細,從ICT到知識產業、金融保險、零售,一直到傳統加工工業,最后一個是健康產業,并可以看到數字化過程對產業的影響長度和未來趨勢。

 

 

第三,數字資產支撐了世界GDP增長的50%以上的貢獻率。

第四,改變企業形態。一方面,改造傳統企業,以適應數字經濟轉型;另一方面,創造出適應數字經濟,特別是適應區塊鏈的新興企業。現在,任何一個企業都需要實現數字化,甚至“算法”(Algorithm)的轉型,否則,難以協調大數據處理,AI的介入,以及區塊鏈嵌入,最終保證企業可以在日益發展的空間和時間維度中生存。

第五,改變商業模式。

第六,改變就業形態。最大變化就是我剛才說的比較靈活的就業模式的產生。

第七,改變國際貿易結構。中美貿易摩擦,本質是中國優勢是傳統產業;而美國優勢是數字經濟。中國傳統產業的順差可以通過擴大每個數字經濟產品抵消。但是,數字經濟更多的是與知識產權緊密結合的。因此,美國將知識產權置于極為重要地位。從長遠看,中美貿易的平衡,最終是要尋求兩國在數字經濟領域的平衡。

 

除此之外,數字經濟改變了貨幣體系和資本市場。因為比特幣和以太幣的出現,刺激了數百種加密數字貨幣走向市場,證明哈耶克的非貨幣化是可以變成現實。與此同時,倒逼世界愈來愈多的國家政府研究和創造法定的加密數字貨幣。在過去十年,人們在關注和討論所謂的后布雷頓森林會議時代的國際金融秩序的時候,傳統的貨幣體系正在改變,法定和非法定的加密數字貨幣,已經成事。在這方面,要擯棄“精英”意識。貨幣、資本、金融的傳統模式和邊界正在加速改變。今天,有兩個消息:其一,IMF推出加密數字貨幣。其二,釜山被選為韓國加密數字貨幣的自由特區。

 

最后,需要注意數字經濟對“商業周期”,對宏觀經濟的長遠性影響。

6.結論與展望:重塑未來的人類、國家、社會和商業。

 

首先,我需要大家注意四個角色在數字經濟中的地位:其一,科學家;其二,工程師;其三,企業家;其四,政府。我沒有強調資本的地位,因為資本在數字經濟的過程中的重要性,相比較科學技術的地位,是相對下降的。倒退幾十年,有誰會預見到,這個世界最終決定于Code,決定于算法?

 

其次,我用三個“S”結果概括數字經濟的可持續性:其一,速度(Speed);其二,領域(Scope);其三,擴展(Spread) 。

最后,決定數字經濟趨勢的則是“四化”:一個是“信息化”,一個是“全球化”,一個是“網絡化”,還有一個“區塊鏈化”。對于“區塊鏈化”這個概念我并不放心,今晚Lecture之前,認真查找了文獻,在英語世界確實有這個概念。

我今天講這個題目:數字經濟五十年:從“奇點”到 “大爆炸”(50 Years ofDigital Economy – from a Singularity to the Big Bang)。恰巧在Lecture開始之前,在校園散步,看到了BigBang的音樂會廣告。我為這個巧合高興,拍了照,作為今晚PPT的最后一頁,與大家分享。

謝謝大家!

 

附錄:Q&A

Q1:今天您提到區塊鏈和數字經濟兩個曲線交集之后所可能形成的幾何級數的增長,對于我們目前所看到的越來越明顯的各國財富上的兩極分化,你覺得是會更好,還是會更壞?

 

朱嘉明:我今天lecture的關鍵詞就是數字。數字經濟的兩次大爆炸及其“疊加”效用,至今并沒有完全顯現出來。但是,你所說的因為數字經濟引發的財富兩極分化的情況,顯然會繼續下去。

 

我們需要關心的相關問題包括:數字經濟導致了數字鴻溝,而在數字鴻溝的背后,其實是數字、數據和信息的所有權問題。現在,人們發現,數據、Information、知識、思想,最終都無法回避它們是怎樣產生的,所有者應該是誰,使用權和所有權的邊界如何界定?現在的嚴酷事實是:數字、數據是由絕大多數民眾所創建出來,信息的生產者和產出者是信息天然的owner。但是他們卻難以成為數字的真正所有者。他們被迫或者在絕對不自覺的情況下,將自己的數據讓渡給擁有數字加工權力的經濟實體,或者權力機構。這種數據壟斷加劇了數字鴻溝,進而構成了數字經濟財富兩極分化的深層原因。

 

進一步說,從1961年開始的數字經濟的幾何增長,產生巨大財富能量,在推動社會進步的同時,世界正面臨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新的不平等。這種不平等,要比衣食住行,基于物質生產和物質財富的不平等,更富有挑戰性。最近一兩年,傳統資本大量涌入區塊鏈和加密數字領域,加劇了對原來生態的侵蝕,以及與追求財富分配模式趨于公平的初衷的背離。

 

Q2:傳統資本在區塊鏈和加密數字貨幣領域的割韭菜在相當程度上是一個財富再分配的過程。我們現在所看到的互聯網新企業,都是新生代產物,傳統的如洛克菲勒家族正在往下走。是不是存在資本增長越來越快,GDP增長相對低落的趨勢?

?

朱嘉明:首先,任何一次經濟轉型,都會導致財富再分配,并伴隨著大規模的“割韭菜”現象。古今中外,莫過如此。只是,在人類經濟史上,大轉型次數是相當有限的。但是,在過去幾十年,因為科技進步加快,對經濟影響加劇,如今出現了轉型頻率提高的趨勢,而且一個轉型刺激和孕育了另一個轉型。

在數字經濟的轉型中,自然產生新的資本和新的財富模式。財富爆炸的周期隨之變短。以納斯達克威力,在上市早期就創造了四個與數字經濟有關的億萬富翁。今天,以英國區塊鏈經濟創造財富的速度來看,制造一個以十億歐元為基本線的財富擁有者,大約不過五年時間。值得肯定的是,這樣的新財富模式導致新人成為資本擁有者,總比財富永遠被老家族控制為好。

 

進一步說,如果新產生的增量資本的增長速度遠遠超過存量資本的增長速度,是歷史進步。我今晚描述,在數字經濟時代,兩次大爆炸,不是線性過程,而是非線性過程。最后沉積下來的增量資本,遠遠大于存量資本。這意味著世界擁有資本新的群體,發生了改變,資本新的擁有者是一代新人。人類的財富主體正在向X、Y、Z這三代人轉移。 Facebook?無論存在多少問題,但是,畢竟代表的是一個存在改革空間的未來模式。這個問題非常值得深入觀察和探討。

 

另外,數字經濟依賴于開源精神和技術,其本質與開放社會不可分割。在1990年代,人們討論無國界經濟(Borderless Economy),歷史證明了,數字經濟最大特點就是天然的borderless Economy,數字經濟規模之所以得以如此擴張,得益于全球化。現在,還有不少人思考經濟,擺脫不了物質形態經濟的觀念束縛。例如,在世界GDP的一半以上來源于數字經濟的情況下,談論國際經濟,還要講什么“波羅的海指數”,顯然是嚴重落伍。要知道,對于數字經濟,服務貿易,知識產權教育,金融市場,哪里還需要輪船和集裝箱。

 

Q3:我理解是,傳統的資本與物化形態經濟不可分割,在數字資產發展階段當中,是不是會和虛擬化經濟結合?還有您一直在說奇點,說到思想的重要性,為什么在您后面的結論中,強調了,科學家、工程師、企業家、政府四個角色,而為什么沒有說到思想的角色?在今后發展過程當中,思想是不是還會起到一些深化、推動,甚至是升華的一個角色?還有一個問題,在您的結論當中說到了數字經濟對國家和社會的影響,是不是涉及到在數字資本發展過程當中有一個社會倫理的問題,當然法律也包括在內了。我認為,數字經濟對社會倫理這方面的影響,對習俗、文化,包括民族性、地域性很多方面影響應該也是會很大的。所以不知道您對這些方面的看法?還有,數字經濟對于國家,國家形態我覺得是非常關鍵的。因為現在實際上在數字資本發展過程里,跟國家形成了一種或隱或現的矛盾?您對數字經濟對國家,比方說現有的權力架構,或者說利益架構,貨幣發行權,有什么更多的看法?

?

朱嘉明:你提的都是大問題。先說思想。思想永遠是歷史的第一推動力。在歷史很多關鍵時候,能夠產生關鍵的思想,以及產生創造關鍵思想的人物,永遠是非常有限和非常稀缺的。我今晚所講的這兩個思想奇點的例證,就是證明:在歷史的關鍵時刻,正好需要這樣的思想,就產生了這樣的人,寫了這樣的文章,實屬罕見。我現在不敢說,也一時不出第三個例證。愛因斯坦的思想和文章都很重要,但是他沒有立刻對財富產生直接的影響。所以,在人類歷史的漫長過程中,思想影響的主要模式是漸進的,是潛移默化的。

 

討論今天語境下的資本,需要回到數字經濟問題。今天晚上,我是把數字經濟分成兩個類型:A類型和B類型。從1961年算起直到2008年之前,A類型處于主導地位,期間產生了所謂風險資本概念和創業板概念,納斯達克應運而生,這里特別要強調,不論是創業板還是納斯達克,都還是需要傳統真金白銀。從2008年開始到現在,B類型崛起。以太坊1CO活生生成功,創造不需要傳統的資本的典范,之后2017年前后,兩種類型的數字經濟發生交集,刺激了1CO高潮,割韭菜普遍化,不僅證明了資本可以憑空創造,還證明可以通過非傳統的金融資源支持投資。在這個過程中,打破資本被少數人所擁有的模式,參與者都可以成為受益者。現在,正進入古典和經典的資本概念或者過時,或者需要修正,資本再無定論的歷史時期。

 

至于數字經濟對社會的影響,日新月異,需要繼續體驗和觀察。有一點肯定,那就是在人們的不知不覺之中,已經被裹脅到強制在數字經濟狀態下生活的時代。到地鐵上看看,男女老少,哪有人不看手機的?我最近參加了一個項目,討論8K+5G+AI,再加上智慧手機,會對經濟活動和日常生活產生怎樣的影響?在很快在日本舉辦的奧運會前后,人們將會看到端倪。我們無法知道這個世界會變成什么樣,但是,人類適應這種變化的成本會越來越高,絕大多數人會陷入越來越嚴重的困惑。

關于數字經濟對政治形態會產生怎么樣的影響,我不想對這個問題說太多,以后可以慢慢討論。前幾年,有一本書前兩年很時髦,叫《國家的失敗》。這本書講了很多道理。但是它看到數字經濟會對現代國家的沖擊。最近網上出了一篇文字,羅列了美國通訊媒體革命和政治的里程碑事件:羅斯福的成功是靠電臺,肯尼迪成功是靠電視,奧巴馬的成功是靠互聯網,如今的特朗普的成功靠推特,不僅如此,開啟了“推特治國”先河。這位老人每天寫幾十條、甚至更多的推特,導致他所希望傳播的理念和信息到達民眾的穿透性、及時性和精準性,同時實現了speed、scope、spread。順便地說,我根本不同意區塊鏈的不可能三角,也不同意所謂的蒙代爾不可能三角。我更多地看到各種可能三角。特朗普治國用的就是同時滿足speedscopespread的可能三角。

 

Q4:當下世界,因為數字經濟,族群在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都在分化:北京存在買房子和沒買房子是兩個階層。行是裝滴滴和沒有滴滴的人,我父親打車更困難。數字型變化讓90%的人掉下來,數字變化讓正常工作的人變成996。數字經濟使人類進步到更容易,還是更難呢?第二個問題,您在美國、歐洲、中國都有深入經歷。每年一年VC交易量是1000億美金的投資,去年美國是1010億的交易額,中國是1050億,全世界才2000億,這樣的變化歐洲人有40個小時工作日,結果落后了,美國在之后,中國正在趕上。這三個代表哪個地區更代表人類進化未來的生活方向?

 

朱嘉明:首先,我想說的是,我的一生,奔波于世界,不是我的選擇,命運所然。在過去海外生活的幾十年間,在維也納停留時間最長。維也納有幸一直被評為全世界最適合人類生活的城市,在第一、第二徘徊,從來沒有掉過第三。今年還是第一。很多年來,我到處為歐洲說話:歐洲絕不是衰落的歐洲,對歐洲的評價不能夠以GDP的增長速度為主要指標,也無須以數字經濟在GDP中的比重為指標。我希望大家看到的是,奧地利選民在N年以前已經降到16歲,他們不會選舉即使充滿智慧的爺爺輩作為總統,他們選舉的總理很年輕,不足30歲。還有,《歐盟憲法》是值得研究的。該憲法賦予歐盟國家每一個公民這樣的權力,當他們個人權利和他們所在的國家發生沖突的時候,歐盟站在每個個人一邊。歐盟國家還有對環境高度的重視和深入骨髓的維護的傳統和制度。簡言之,歐洲是世界人性化的區域。世界需要歐盟板塊的平衡。

 

關于VC,希望大家注意的不僅是其規模,還有它的地理分布和產業分布。美國VC的絕大部分是在硅谷,也就是說硅谷每平方米所擁有的VC是世界上最高的,只有VC的密集程度達到這種程度才可能產生出效果來。

Q5 以前經濟學家普遍認為,北歐實行的社會主義和福利主義,大家工作時間也不長,生活質量很高,這是人類未來。現在,在數字和資本的推動下,好像硅谷、波士頓,中國五道口和中關村,是不是更代表人類未來?或者說,如果是數字巨輪繼續往前趕的話,究竟像北歐、奧地利比較安逸的生活是人類進化未來,還是硅谷?

 

朱嘉明:人類正進入新二元社會。傳統二元社會,是指農業和工業并存的情況。新二元社會,主要是數字經濟和非數字經濟的并存。現在的發達國家,重要指標是數字經濟在GDP中的高比重,而所謂落后或者發展中國家,數字經濟在GDP中的比重過低。數字社會對民眾是否一定意味著高福利和高的幸福指數,其實是值得討論的。如果讓民眾選擇是在被數字經濟和數字技術所主導的社會生活,還是在不被數字經濟和數字技術所主導的社會生活?我猜測,會有很多人選擇后者,或者回歸后者。我就是屬于這樣的人。

Q6:朱教授好,我理解您在講到區塊鏈經濟的時候,強調了交易客體和交易貨幣數字化的情況和趨勢。2019年,摩根大通發了穩定幣,Facebook在中國以外,對70%上網的人發穩定幣。在種情況下,您怎么理解穩定幣的?我關注穩定幣中比較有代表性的USDTUSDT會不會形成一個去中心化的發行美元的體系或者一個機制?過去十年,通證經濟,區塊鏈經濟, 1.0是講stock token,都離不開股權的影子。公司股權問題從來是很敏感的,1929年大蕭條是因為股權有問題,中國十年股市的問題本質也是股權沒有解決好,三板市場也是那樣的,ICUSTO都是這樣。國家也有它的通證,有人說貨幣是國家的股票。所以在我寫了一本書,書名是《通證學》,闡述了剛才的理念。2019年是不是穩定幣的時代,如果存在穩定幣,國家不會太擔心,因為不會發生暴漲爆跌,這是一個新的時代。總之,您如何看待穩定幣,是否存在穩定幣的新機會和可能?

 

朱嘉明:你提的問題非常的嚴肅,這涉及到三類同時需要考慮的問題:其一,理論問題,即到底存在不存在穩定幣?我的答案是否定的。穩定幣是人類的一種期望,是一種虛幻,很容易讓人想起曾經追求永動機因為,如果說存在穩定幣,那么什么是穩定幣,穩定幣需要具備怎么樣標準和條件?以我有限知識來說,這個問題并沒有解決。長期以來,大家在討論一個前提本身就有問題的問題。即使在金本位時代,黃金也不是穩定幣。之后,當各種信用貨幣,或者法幣替代金本位之后,穩定幣完全喪失產生的前提。至于USDT與美元的關系,原本就是個 “悖論”,因為美元本身就不是穩定幣,基于美元的幣怎么能夠成為穩定幣呢?

 

其二,現實選擇。現在看,基于美元,或者其他法幣發一個相應的數字貨幣,是比較現實的選擇。我認為,如果全世界的法幣都創造和它連接的一個加密數字貨幣,即在傳統的貨幣體系之外加上法定數字貨幣,如果再容忍現在的非法定的數字貨幣,世界貨幣體系就會處于“三元結構”,世界貨幣體系會趨于穩定。因為三個支點比一個支點一定穩定。總之,我們應該是追求穩定的貨幣體系,而不是追求想象的一種穩定貨幣。

 

其三,匯率始終是不可逾越的技術性問題。在1970年代初,尼克松切割黃金和美元的關系,從此世界貨幣體系的核心問題就是匯率問題。在現實經濟生活中,每一種貨幣的價值都在時刻變化,如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和貨幣當局,可以在忽視匯率的前提下制定其貨幣政策,而匯率問題又涉及到名義匯率和實際匯率問題。現在,因為加密數字貨幣的出現和擴張,除了傳統法幣之間的匯率之外,增加了數字貨幣與傳統貨幣的匯率關系。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匯率體系會更加復雜化。所以,穩定幣愿望只能更加烏托邦。

Q7:信息不平等是重要問題。第一次數字經濟大爆炸結束,2008世界金融危機的原因,包括雷曼兄弟破產,與信息不平等和不對稱有關系。像您剛才說的,我們也看到無論是從商業層面還是從政治層面的,都出現信息所有的不平等。這樣不平等會不會影響第二次數字經濟大爆炸的結局呢?如果是的話,究竟會是通過第三個奇點還是通過什么樣的方式?

?

朱嘉明:現在回答不了是不是還有第三個“奇點”出現的問題。一般來說,講奇點有兩個含義,其一是馬斯克告訴大家的奇點,指的是人類肯定會走到一個新的奇點,這個奇點之后人類整個存在模式全變了。其二是天文學大爆炸理論的奇點,我借用這個意義的奇點,描述數字經濟的演變過程。

 

現在這個世界的問題很多,全面過剩。首先是物質產品過剩,其背后是產能過剩。每天生產這么多雙鞋,其實一人三雙鞋就夠了,生產那么多鞋,那么多衣服。不僅如此,還有貨幣過剩,流動性泛濫。本來M2在全世界已經很多了,已經是很多錢,但是,M2 繼續超規模發行。下一個是資本過剩。我們現在沒有辦法評估第二次數字經濟爆炸,對世界貨幣金融體系的深刻影響,因為時間太短。

更為嚴重的是信息過剩,數據過剩,沒有意義的非物質產品過剩。這些不同類型的過剩,不僅以幾何級數積聚,而且還在持續大爆炸,交互影響。我們需要在這樣的歷史高度下,警覺信息不平等,如同資本不平等,貨幣不平等,物質財富不平等一樣,造成對人類進步的永久性傷害。

 

到此為止,我一共回答了7個問題。人類的智慧和經驗都非常有限。不過,仍舊需要堅持初始的理念,重視思想。為此,需要學習,需要有強烈的歷史感,一切有價值的思想需要時間得以被認識,得以產生影響。所以,我們不要以今天為標準,而要以未來為尺度。

 

再次謝謝大家!

__________
添加六哥微信號,聊創業,吹牛逼:jackhe2013

作為創業者,我們最浪費不起的是時間。我們團隊希望把每天的觀察寫成文章,從萬千信息中挖掘最有價值的商業創意和創新思考,幫你省時間,讓這些知識成為你事業的啟發。我是六哥,感謝關注【商業不靠譜】。

重點關注#DeFi? 去中心化金融,這是一種在開放式區塊鏈之上構建的新金融系統。這個領域正在以驚人的速度發展,并徹底改變了技術和金融的未來。#DeFi? 去中心化金融即將到來,不要落伍。

繼續閱讀
留下評論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Login

Leave a Reply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

區塊鏈

從ProductHunt發布的2019年金貓獎獲獎產品名單,了解一下全球的創業趨勢

頭像

發布于

ProductHunt的創始人Ryan Hoover,于2020年1月29日在網站上發文,宣布了2019年的金貓獎(Golden Kitty)產品獲獎名單。這是Product Hunt舉辦的第五次金貓獎活動,有數千個產品參加評選,最終在23個種類里面分別決出了名次。再加上年度社區成員和年度創客,共25個。

從這些獲獎產品中,我們可以管中窺豹,了解一下全球的創業都在干什么以及發現一些創業趨勢。下面是各個類別里的第一名產品列表:

年度社會影響力產品: Wren

年度硬件產品: MacBook Pro 16″

年度移動APP: GitHub for Mobile

年度設計工具: Figma Plugins

年度開發工具: Composer

年度多元化和包容性產品: Elpha

年度加密產品: Snowball Money

年度無碼化產品: Makerpad

年度金融科技產品: Predicto

年度AI和機器學習產品: FaceMaze

年度副業產品: Leave Me Alone

年度遠程工作工具: Nomad List 5.0

年度WTF產品: Bird News Now

年度音頻產品: Descript Podcast Studio

年度AR產品: Wanna Kicks

年度健康健身產品: Zenia

年度智能家庭產品: Lazy

年度隱私關注產品: Brave

年度性科技產品: Coral

年度D2C產品: Haus

年度寵物科技產品: Whistle GO

年度紀錄產品: Inbox by Google

年度產品: AirPods Pro

年度社區成員: Kunal Bhatia

年度創客: Marie Prokopets

Ryan Hoover的原文:
Announcing the 2019 Golden Kitty Award Winners

__________
添加六哥微信號,聊創業,吹牛逼:jackhe2013

作為創業者,我們最浪費不起的是時間。我們團隊希望把每天的觀察寫成文章,從萬千信息中挖掘最有價值的商業創意和創新思考,幫你省時間,讓這些知識成為你事業的啟發。我是六哥,感謝關注【商業不靠譜】。

繼續閱讀

區塊鏈

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崛起故事

頭像

發布于

DeFi究竟(Decentralized Finance,去中心化金融)是如何在2019年深深撼動了區塊鏈產業版圖,成為區塊鏈產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Buzzword(行話)」呢?

我們將通過下列五個主題來帶大家回顧與展望DeFi 世界:

1、消退的IEO 熱潮與展露頭角的DeFi

2、穩定幣的風行

3、受挑戰的MakerDAO 霸權

4、使用者體驗

5、日正當中的DeFi 熱

先讓我們來回顧2019 年發生了哪些事:

01

消退的IEO 熱潮與展露頭角的DeFi

2019 年初IEO 熱潮的消退

如果大家還有印象,應該還記得在2019年年初之際沸沸揚揚的「IEO」熱潮,有別于ICO直接將以太幣投給項目方本身,通過IEO募資的項目方以交易所作為募資平臺,項目方將發行的代幣放到交易所上來進行公開販售。投資者購買代幣后將能在交易所上進行流通與轉售。在2019年1月打響IEO第一炮的是BitTorrent(BTT)和Fetch.AI(FET)兩個在幣安上迅速完成IEO募資的項目,隨后許多項目跟風在各大交易所上發起了IEO募資。不過IEO的本質仍是ICO項目募資,當大家漸漸發現IEO不過就是換個新名詞與新玩法的割韭菜,在交易所做波段的賺法沒什么搞頭時,便漸漸涼了。

穩定復利的追求

隨著IEO 風潮退去,投資者開始尋找下個風口,穩定的復利此時再次被重視。傳統在交易所放貸雖然有7–20% 不等的年利率,但許多交易所都有被黑紀錄是不安定的風險。

就在此時,去中心化借貸平臺Compound上的DAI放貸年利率來到了17%的高峰,許多人紛紛將目光放到了全新的名詞「DeFi」之上。DeFi的崛起。

「你有聽過DeFi 嗎?」

幾乎在2019 年年中時席卷了各大區塊鏈社群,DeFi 究竟是什么?

Decentralized Finance 去中心化金融,亦即把金融相關業務給去中心化,搬到區塊鏈上來運作,通過以太坊智能合約程序邏輯來取代傳統中心化的銀行機構。投資者不再需要去信任「銀行」、「交易所」等中心化的機構,而是能通過直接檢視開源的智能合約程序源代碼來信任代碼本身。只要源代碼沒有漏洞,就能夠確實按照寫下的合約邏輯來執行運作。

于是乎,約莫在2019 年第三季,「DeFi」的放貸高年利率吸引了大量投資者的目光,許多的熱錢開始涌入。連帶地,各式各樣的DeFi 產品相繼推出,至2019 年10 月,有價值近7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資產投入去中心化金融相關應用中。

02

穩定幣的風行

DeFi將各式各樣的金融產品與服務在區塊鏈上實現,投資者可以用多樣化的投資策略來賺取投資報酬。對于較為保守的低風險承受度投資者來說,自然不會希望投資存在幣價波動的不確定風險。(假設我有一個很好的投資策略能夠一年獲利50%,但因為我的標的物是以太幣,可能一年后幣價下跌反而把我的獲利給侵蝕光了。)

因此,穩定幣在DeFi 的世界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大家開始交易、持有USDT 以外的各樣穩定幣,有別于Tether 公司發行、擔保的USDT 及Coinbase 發行的USDC,在DeFi 世界最受矚目的莫過于:通過智能合約去中心化發行的穩定幣DAI(以舊版DAI,現名SAI 做論述,下同)。

主宰DeFi 世界的去中心化美元穩定幣DAI

DAI 的發行機制是透過抵押以太幣來按時價以特定演算法鑄造出相應數量的DAI,隨著去中心化金融的風行,比起由中心化機構來擔保發行的穩定幣,人們更愿意相信、持有透過智能合約來發行的穩定幣DAI。為了更符合去中心化的本質,許多DeFi 產品皆以DAI 為主要標的物來開展業務。

因此在2019 年,DAI 的發行量大幅攀升,到了11 月甚至眼看要突破原先訂定的發行量上限:1 億(美元),使得MakerDAO 平臺治理代幣MCD Token 的持有者趕緊投票表決提高上限。

歲末大事:MCD(Multi-Collateral DAI)升級

在2019 年11 月,MakerDAO 開始進行DAI 的升級計劃,將把原先錨定以太幣為抵押品的Single-Collateral DAI(現名SAI)升級為支援多種抵押品的Multi-Collateral DAI(DAI)。

截至2019 年底,新的DAI 支援了ETH 與BAT 兩種加密貨幣作為合成DAI 的抵押品,并在未來有持續新增更多種類抵押品的計劃。

03

受挑戰的MakerDAO 霸權:百家爭鳴的DeFi 世界

各大平臺的興起

盡管MakerDAO與DAI幾乎是整個DeFi世界的心臟,在2019年的發行量也持續增長,不過MakerDAO中的抵押品價值占整個DeFi世界抵押品的比例卻從2019年初的90%在年底時跌落至約50%。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根源于借貸平臺Compound與合成資產平臺Synthetix的崛起。

廣為人知的去中心化當鋪Compound 中的抵押品價值從2019 年初的13.4 M 美元一度增長至近130 M 美元。

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崛起故事與未來發展
Compound 中的抵押品資產價值增長變化圖(DEFI PULSE)

Synthetix 更是從三月初的1.6 M 美元成長到近180 M 美元,至今穩居DeFi 世界抵押品總值第二的寶座(僅次于MakerDAO)。

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崛起故事與未來發展
Synthetix 中的抵押品資產價值增長變化圖(DEFI PULSE)

除此之外,亦有許多后起之秀如:去中心化交易平臺dYdX、放貸與保證金交易平臺Fulcrum、借貸平臺Nuo Network等也都有了大幅度的增長趨勢,讓DeFi世界逐漸進入百家爭鳴的戰國時代,投資者也因此受益有了更多樣的選擇,能夠自由分配資產至各樣的平臺與標的。

USDC 的角力

除了各大平臺的崛起外,DAI也面臨了另一項同質性更高的競爭對手:USDC。

USD Coin(USDC) 是由知名交易所Coinbase 由法幣作抵押擔保發行的美元穩定幣。在DAI 突破一億美元的發行量上限之際,USDC 的發行量一度突破了五億美元大關。

除了發行量的比較外,USDC 在幣價的匯率更是展現比DAI 更高的價格穩定性,穩定性對于穩定幣的持有者來說是相當重要的屬性。

大量的供給及穩定的匯率隨著USDC被各大DeFi平臺上架與接受,無疑對DAI產生了更大的威脅。上述種種因素也造就了MakerDAO在DeFi世界的霸權地位有逐漸下滑的趨勢,漸漸進入百家爭鳴的DeFi戰國時代。

04

使用者體驗:一站式服務與資產追蹤平臺

DeFi 門檻與解決方案

盡管DeFi 有許多前所未見的益處和利多,然而必須要重視的問題是:對于非區塊鏈產業人士來說,理解、操作DeFi 仍然存在相當高的技術門檻。于是乎區塊鏈使用者體驗的問題再次被放大檢視,國際上有些公司如:

Zerion、InstaDApp 提出了「一站式服務」,讓使用者在一個平臺就可以操作各種DeFi 服務,如此來提升使用者體驗并降低操作與知識門檻。(延展閱讀:DeFi領域目前最有趣的項目之一

資產追蹤平臺

如同上述提到,DeFi 進入了百家爭鳴的戰國時代,投資者可以在各式各樣的平臺進行投資,不過一但投資的平臺數量變多,要追蹤獲利狀況時如果需要一一訪問各平臺難免費時費工,甚至可能會遺漏。因此便有了能夠協助投資者追蹤DeFi 世界所有平臺上資產獲利情形的「資產追蹤平臺」問世,如:defiportforlio、Zerion,讓投資者可以更輕松便利地來管理自己的DeFi 資產。

05

日正當中的DeFi 熱

由于DeFi 在全世界的大放異彩與超高話題討論度,許多從業者相繼推出了各式各樣的服務試圖搭上這股DeFi 熱,尤其在2019 年尾出現了強烈的競爭現象。

無抵押解決方案的橫空出世

盡管去中心化金融非常地便利且提供多樣化的投資方案,然而在DeFi 世界中大部分的服務都需要抵押品才能夠進行各樣投資操作。如在MakerDAO 中合成DAI 的抵押資產必須維持在150% 以上的抵押率;Compound 中則是借貸出的資產不得超過抵押品價值的75%;Synthetix 更是要求維持750% 以上的抵押率。

對于沒有太多本金的投資者來說,縱然想到了很好的投資策略也不得其道而行,因此有些平臺如Aave、Sablier發現了這個痛點,推出了不需要抵押品或是僅需要極少的抵押品便能開始進行投資的方案。

CeFi 與代操代管公司

許多交易所推出「CeFi,Centralized Finance」,將加密貨幣資產放置在交易所中心化地產生利息。此外也有同樣為了解決DeFi 的推廣困難與操作門檻而推出替顧客操作并保管DeFi 資產的財富管理公司Steaker。

甚至連這樣的代操市場也出現了競爭,例如后起之秀啟富「投顧」,為了透過話題性吸睛更是推出了號稱「年利率35%」的投資產品。

06

結論

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崛起故事與未來發展
DeFi 世界中的抵押品資產總價值增長變化圖(DEFI PULSE)

綜觀整個2019 年,鎖定在DeFi 內的資產總價值從年初的$ 274 M 美元成長至$ 786 M 美元,并且持續在增長中;并且越來越多嶄新的平臺和服務在2019 年中被推出,各式各樣的金融在區塊鏈上被以智能合約的邏輯來實現。

相信在2020 年可期待更大幅度的增長及更多新平臺與服務的出現,提供使用者更好的體驗與更多樣化的投資方式。

<END>


#聲明:文中提到的數字資產風險極高,本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DeFi進化論重點關注去中心化金融,這是一種在開放式區塊鏈之上構建的新金融系統。被視為區塊鏈目前最有潛力的落地應用,將打破傳統金融業和金融科技的格局。另一方面,許多人也開始正視 DeFi 為一種「新興的投資方式」,將其納入資產配置之中。

過去二十年,互聯網從傳統媒體接過了權力和影響力;未來二十年,DeFi將從傳統金融接過走向下一個時代的權杖。關注我們以了解更多DeFi信息,并緊跟最新、最有趣的發展。

【熱門文章】
區塊鏈最強應用領域 |  讀懂2020年去中心化金融趨勢 | V神認為DeFi將帶來金融革命  | 央行數字貨幣DCEP是什么鬼 | 布局熊市只需一招 | 金融科技正在成為第四平臺 | DeFi內能否實現無抵押貸款 | DeFi 2019年市場報告

__________
添加六哥微信號,聊創業,吹牛逼:jackhe2013

作為創業者,我們最浪費不起的是時間。我們團隊希望把每天的觀察寫成文章,從萬千信息中挖掘最有價值的商業創意和創新思考,幫你省時間,讓這些知識成為你事業的啟發。我是六哥,感謝關注【商業不靠譜】。

繼續閱讀

區塊鏈

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基于區塊鏈的發票融資平臺獲得投資

頭像

發布于

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普遍,目前備受關注的區塊鏈技術則有可能為此提供解決方案。最新的政策要求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而加密市場的區塊鏈和資產流動性將驅動發票保理行業愈加民主化,為中小企業融資帶來便利。

當前,在業務增長比應收賬款回款快的情況下,許多小企業難以承擔緊急資本支出。

無論規模大小,企業都需要承擔經營所必需的短期成本。辦公室租金、短期投資和員工薪水通常按周或者按月支出,而應收賬款需要90至120天才能收回。目前的發票融資方式,即中小型企業為了即時付款而出售短期資產的方式,對它們的業務產生不利影響。沒有長期信用記錄的公司通常沒有資格籌集資金,而大多數公司又付不起保理公司的傭金。

由于比特幣等加密數字貨幣作為一種付款方式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企業主們開始期待這或許能為中小企業在應收賬款上提供解決辦法。

發票融資增長迅速

發票保理是最受歡迎的發票融資方式,要求企業將發票按一定折扣賣給保理公司。保理公司將未支付的發票視為資產,尤其當這些發票來自于信譽良好的客戶時。這些發票只存在于何時支付,而不是是否支付的問題,所以通常金融家們愿意為小企業提供流動性以換取部分發票收益。

客戶信譽良好、結算周期長的企業最常進行發票融資,比如需要向眾多司機付款的物流公司,與政府簽了長期合同的公司,以及在交易完成前需要購買所有原材料的紡織品制造商。

全球化和中小企業日益增長的盈利能力帶動了發票融資的強需求。大多數銀行對于任何形式的企業融資都需要大量抵押擔保和長期的信用記錄。盡管在經營小型企業的經濟可行性越來越強,但信貸約束卻沒有改變。正是這樣的資金缺口催生了對短期融資的大量需求。與之相似的情況是,全球貿易增長的速度也比企業收回款項的速度更快。簡而言之,當前金融體系的創新步伐跟不上全球經濟的增長需求。

發票融資在全球范圍內正迅速增長。United Capital估測目前全球發票融資規模達到3萬億美元,并且以24.8%的年增長率上漲。在亞洲和歐洲這兩個全球最大的保理市場中,許多國家的發票融資年增長率都超過了20%。尤為顯著的是,過去五年中國的發票融資年增長率達到了54%。

但這些極有價值的解決方案并非沒有缺陷。發票融資并不便宜,債權人要求的傭金可以高達應收賬款的10%。對于在支付即時賬單已經很困難的小企業而言,高昂的傭金將令它們的生存更加艱難。此外,核實流程也很繁重,需要耗費大量人力。檢查借款人的信用值、確認交付的貨物及服務、評估準確的發票條款需要手寫簽名及大量資源,這些工作都拉高了保理費用。

來自國外的案例

在歐洲,盡管中小企業在非金融商業經濟中創造了約三分之二的總就業和62.9%的增值,中小企業也一樣很難籌集到周轉資金。缺乏資產凈值或未能提供實質性的財務信息往往是吸引銀行融資的最重要制約因素。傳統的替代融資方法,如發票保理,成本高昂,耗時長,而且不方便用戶使用。荷蘭海牙金融科技初創公司Finturi正致力于利用人工智能和區塊鏈技術解決這些問題。

荷蘭區塊鏈創業公司Finturi已經為其基于區塊鏈的發票貸款服務成功籌集 200 萬歐元資金。

Finturi成立于 2018 年 9 月,該公司在區塊鏈技術和人工智能貸款方面取得了進展。該公司的目標是“打造一個強大的產品”,在 24 小時內憑發票發放貸款,盡可能減少不必要的麻煩。

區塊鏈非常適合用于標記金融資產以及記錄所有權的復雜變化。由于在評估每張發票時涉及到眾多第三方,利用區塊鏈技術使得核實和支付功能去中心化,能大大提升保理業務的效率和公平性。

另一個項目是Hive Project,通過ICO融資895美元,作為全球第一家提供加密貨幣票據融資服務的平臺,利用區塊鏈技術,該公司為中小企業提供了一些了基于加密貨幣的融資選擇,幫助企業客戶解決金融流動性問題,緩解融資壓力。Hive公司采用了區塊鏈(分布式賬本)技術,為每一張金融票據配置了獨一無二的“指紋”,實現了企業自動化票據處理流程。

對于國內創業者,在合規以及落地兩方面,票據融資可能是最接地氣的領域之一。

__________
添加六哥微信號,聊創業,吹牛逼:jackhe2013

作為創業者,我們最浪費不起的是時間。我們團隊希望把每天的觀察寫成文章,從萬千信息中挖掘最有價值的商業創意和創新思考,幫你省時間,讓這些知識成為你事業的啟發。我是六哥,感謝關注【商業不靠譜】。

繼續閱讀

最新文章

關于【商業不靠譜】

發掘全球創新智慧,bukop.com不追求點擊率,只追求點醒率:點醒讀者的幾率。

作為創業者,我們最浪費不起的是時間。我們團隊希望把每天的觀察寫成文章,從萬千信息中挖掘最有價值的商業創意和創新思考,幫你省時間,讓這些知識成為你事業的啟發。我是六哥,感謝關注【商業不靠譜】。

添加六哥微信號,聊創業,吹牛逼:jackhe2013

成為贊助人

您可以通過打賞來支持網站發展:

比特幣:1Mp8DhAfTCiArkXCbV39agA3HXoyjeJRzL

以太幣:0x6eD48d023ee2f8905c74138Bd30b0A545456ECA6

支付寶:[email protected]

如果您確實打賞了小費,請給我發郵件,以便我能說聲感謝。

熱門閱讀

3d捕鱼达人买黄金弹头